父亲的牵挂_广东红色部门经济开发区
调查征集

父亲的牵挂

点击量:   时间:2018-08-09 17:08

今年父亲节,和往年一样,我在老家,可父亲没了。

爸去世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你看看你娘多么不容易呀!”我当时着急出门,心想过不几天就回来,只“嗯”了一声便匆匆离去。没想到,这竟成永别,两天后再见爸已是阴阳两隔。

爸去世前牵挂我娘的不容易,实际上,他一生走来也是相当不易——

听娘讲,我爸8岁就失去母亲,19岁失去父亲。我奶奶去世后,爷爷再娶。新奶奶带来一个女孩,后来又生了两个男孩,加上我爸的一姐一妹,六个孩子,家庭困境可想而知。

爷爷去世时,19岁的爸正在枣庄煤矿当矿工,家里不方便告诉他回来奔丧。三个月后,因煤矿没活,爸回到家,成了家里的顶梁柱。此时,家里早已穷得叮当响。

爸22岁结婚后就和继母分家过,做饭都要借风箱。他靠人力拉脚挣钱,拉砖、拉白灰、拉煤,拉一切可以挣钱的东西。武城镇史堂村原来学校的白灰,就是我爸靠双脚走着一步一步从40多里外的平原火车站拉来的。当时是夏天,为了防晒需晚上走,来回跑了十几天。

爸靠声誉和实干,在村里被选为小队长,在乡里被评为各种先进,比如全乡上河工挖河第一等等。记得是联产承包后,我正在棉田里修棉枝,来了一群骑自行车的人,他们在我家和周围的地里边看边说——原来是爸指导种棉有方,全乡最好,他们是县乡组织的来参观取经的。

爸因将安集村二队管理得有声有色,后成为村主任,一干就是二十来年。这期间支书换了好几任,爸却一直干到退休。

靠勤劳和智慧,我们家也有了起色:在村里我家第一个有收音机,第一个有自行车,第一个有黑白电视机及彩色电视机,第一个有柴油三轮车,第一个盖全砖瓦房。我也是1978年恢复高考后全村第一个考出来的学生。

爸是因病去世的,在最后一天下午,他还在娘和大弟弟的搀扶下在屋里走了一圈,为的是不能因病倒在炕上给家人添麻烦。实际上,癌症已经让他毫无气力。

父亲节这天,我在老家补了补漏雨的房顶,陪娘去大屯看了看牙,清除院里的杂草,疏通院里淌水的小沟——我想这应该就是我对爸最好的怀念吧。

郭兴武


  • 生态环境部公报显示2017中国近岸海域水质

    生态环境部公报显示2017中国近岸海域水质

  • 2018年“万人计划”将遴选支持100位教学名

    2018年“万人计划”将遴选支持100位教学名

  • 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将面临新指控

    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将面临新指控

  • 北京月均房租升至近5000元 90后成租房主力

    北京月均房租升至近5000元 90后成租房主力

  • 山东财政厅一次性完成"一次办好"事项

    山东财政厅一次性完成"一次办好"事项